Uranus

直挺挺的咸鱼u,沉迷起点耽美大坑

【当你老了】

#先存个档,没啥大纲想写到哪儿就写到哪儿了,不做cp五个门派也可以很美好啊
#有些自己瞎beng的梗,如果冒犯还望见谅(顺便墨镜那个没考证过,真没有的话就是我穿越时空扔过去的)

年纪大了后武当去接了曾先生的班,曾经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引武当众多女香客倾慕的道长如今如愿以偿地白了头发,遗憾的是脸上也刻满的岁月沧桑。

武当出门时都架一副圆形墨镜,手握个算命的旗子在三生树下支个桌子放几桶签,笔墨纸砚备得整齐。左边立一个牌子——“不算姻缘”。遇见路过来算命的少侠也充分发挥当年与少林们游历时养成的佛系性子,只要少侠来算命,其结果必是“大吉”。

去算命的少侠至今没想通自己为啥“大吉”还连连濒死。不过有的少侠去问了,武当只是敲着桌子高深莫测地微笑着告诉他:“天机不可泄露。”

偶尔武当也会做一下年轻少侠女侠们的接引人,带他们认清自我,走进江湖。再偶尔武当也会支着脑袋在木桌上迷迷糊糊地做梦,梦见当年儒雅风流、快意恩仇。

若是闲得无聊了,武当就收拾东西回门派,同师兄师弟们下几盘旗。在风景石碑下和年轻弟子们讲述武当居字辈几位师兄的恩怨情仇,讲述当年黄乐师兄给的闻道才师叔的桃花酿。

又或是在武当慢慢踱步。撞见弟子被女香客纠缠,一手闪躲技能用的出神入化,额上直冒冷汗。待弟子摆脱了纠缠又把他召过来,认真严肃地告诉他:武当男儿的脸和腰不容侵犯。然后看着那弟子脸上似懂非懂或一脸坚毅的神情微笑着离开。

在某年某月某一天,武当也会接到从前友人的飞鹰传书。少林决心弘扬佛法直至圆寂,但也会来信说一些旅途中的趣事。暗香大仇得报,老了就待在暗香陪师姐们给新弟子裁衣绣花。

华山笑他老了还做这些姑娘家的活计,暗香随即反讽华山一把年纪还是个老酒鬼,天天在酒馆坑年轻义士去钻恶人窝。

华山啐了一口,说:“谁当年不是这么过来的?”暗香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华山师姐走过来照着华山脑袋就是一巴掌,打完后火也没灭干净,怒气冲冲地喊着:“你是出来干活的还是聊天的?!还好意思说当年,当年要不是老娘恰好路过捞你一把,你小子猴似得上蹿下跳嗷得惨烈成那样,哪儿有命活到现在?”

华山委委屈屈地耷拉着脑袋,偷偷瞪了一眼暗香抱着给师妹们采买的布匹糕点跟着师姐回华山看家护院。

随着二人的身影逐渐走远,华山师姐的声音也渐渐消散在空中,零零碎碎还听见些什么陈年旧事。武当给气鼓鼓地暗香倒了杯茶,推了推圆形墨镜手撑着脸又要睡过去。

突然有人拍拍桌子,武当抬起头枕着手臂眯着眼给云梦打了招呼。云梦又气又好笑地弹他一脑崩:“哟,道长,以前你不是见我一次就说我懒一次的吗?怎么着现在你也懒起来了?”

武当伸出手指摇了摇,认真分析道:“大夫你是前半辈子睡得太多,下半辈子活该劳碌。贫道是上半辈子兢兢业业,下半辈子应该好好休息。”

暗香嘬着茶点点头:“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武当翻了个白眼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喝我的茶话还那么多。”顿了顿又看向云梦,“小姐姐这次又来找贫道所为何事?”

云梦表面平静贤淑地在一边给自己倒了杯茶,做了一个深呼吸,温柔地笑着看着二人:“一件小事,不会太耽搁二位的时间。二位少侠可不要拒绝呀。”

武当和暗香面面相觑,在互相的眼里都看到了恐惧,异口同声地喊道:“不去!”

云梦把别在腰后的灯取下,轻轻地摇了摇,笑容越发温柔:“姑奶奶给你们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武当回想起当年在王猛瓜摊旁边,自己开了个玩笑,问云梦有没有人说过你像女装大佬,然后被云梦提灯追杀一条街的悲惨经历。十分可怜地望着她:“姑奶奶,都一大把年纪了,你……”

云梦突然把茶碗顿在桌子上打断了他的话:“就是因为一大把年纪了才要相亲啊!”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