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anus

直挺挺的咸鱼u,沉迷起点耽美大坑

占tag吐槽个事

这段时间开始玩梦间集,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感悟了人生的真谛。(并没有)

我发现,每次为娘打不过黑棋,我方将要死掉一个。如果场上有屠龙,死的一定是屠龙。

而且,如果有两个攻击对象(甚至三个),一定会攻击屠龙(others:和屠龙一起打架真有安全感)

屠龙:mmp我招谁惹谁了我???

就是这样,屠龙引怪定律。嗯。

屠龙啊,不是因为为娘是后妈,实在是为娘救不了你啊(抹一把辛酸泪)。

看着真的非常心疼。

[下个决心]

删了lof里面的几篇文。

感觉以前都很颓啊,以后一定要认真地把一片文的主题表现出来再发文。总之写什么要有点意义吧。

而且写同人人物也要仔细揣摩。今天看了太太们说的同人作品的娘化问题也还是深有感触,希望自己能够达到自己期望的水平吧。

挖坑势力无所畏惧

想写拥抱依赖症的人鱼和怕鱼的王子,怕鱼的梗来源我--我怕鱼:-)不怕鱼的人根本不懂怕鱼的痛!!
不是看见鱼就想跑或者腿抖。(毕竟我曾经研究过鱼的解剖图,嗯,停留在图纸上(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事好吗?!))其实主要是怕死鱼。每次家里做鱼都一整条地躺在盘子里,身子都被吃没了眼睛还盯着你看,死不瞑目有没有?!!(好气哦.jpg)还有就是翻肚皮那种……:-)
现在想想,可能是小时候田里修水沟,于是就和一些大哥哥去抓了好多大头鱼(我们是这么叫),拿玻璃罐子装了回去。但怕奶奶骂,于是就盖上盖子藏在窗帘后面。至于为啥盖盖子,因为我怕他们跳出来:-)后来我自然而然地就忘了,忘了……
偶然一天我拉开窗帘,看着几乎一罐子的尸体:-)请想象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第一次杀生的感受。然后我就把活着的连着死掉的倒回了水塘里,站在旁边看着活着的游到深处,死掉的沉下去。第一次感到生命的重量(实际上当时没有)真的非常后悔,希望他们下辈子去个好地方:-(
还有就是怕摸鱼,黏黏滑滑的,一想就全身都抖起来了。:-)啊,我究竟是作什么死想写人鱼。综上所述,这篇文大概没有什么轻松的成分。

迟到了好久好久还不像样的年终总结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

2016是个奇幻而又颓废的一年,有过激动和快乐,但我现在想起来更多的还是迷茫和空虚。

2016上半年断断续续的产了点粮,也定下了下半年学章学人体的目标,最后又是啥也没干。

陷入深深的自我嫌弃中。

觉得自己总是很懒,每天都持续着:“啊,就这样了吧,过一会儿再说。”的状态。

想什么时候变成条鱼,游累了就停着发呆。反正谁也管不了什么。

2016下半年似乎老是被灵异事件围绕。虽然当时都吓出一身冷汗,但是后面回想的时候总是觉得各种激动,感觉有些情景真的超级棒(实际遇到的时候并不会很好玩)。

要说件比较成功的事情,大概就是连看了好几天昆明的晚霞,又或者是画风逐渐向自己喜欢的样子变化(也许我自己也在向我喜欢的样子靠拢)。

花都的晚霞真的特别美,总是用我意料之外的颜色铺在我抬头就可以看见的地方(坐在窗边还坐东朝西的幸福)。比较糟糕的是太阳都是往南边绕过去,快到中午的时候总是被烧得非常郁闷。

再说2016我桃花似乎特别旺,虽然都没啥好结果(有些连开始都没有,或许我是一个高冷的人),但至少证明自己还是有蛮好的地方。anyway

最后希望今年能够好好产粮,好好画画。再不写AM,drarry我就要出坑了orz

哦,还有个近代的维勇脑洞希望早点写。

觉得近代大国之间的关系真是超级迷…

不过我喜欢。

很可以x翻译和原文直接永远跨不过的鸿沟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我还是觉得台译有毛病。两个大男人拿着魔杖奶声奶气喊着AAB格式的咒语真的好吗。大决战会不会笑场啊比如。
“伏伏魔!我今天就要消消灭掉你噢!”
“哈利利!我才不怕你呢哼”
(我艹我有病)

【AM?也许x】梅林爷爷和小王子的日常

梅林揉揉眼睛换了个惬意些的姿势,随着书页翻动的声音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老师!老师!”

梅林感觉一阵胃痛外加眼前发黑,“我的王子殿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嗯…就是想给你看个东西!”金发的小王子被太阳照的发光的呆毛在微风中摇了摇,兴奋地动作在秘密的逐步揭露中转变为紧张和不安。

梅林看着亚瑟手里捧着的灰毛幼鸟,心里的不满瞬间喷发了出来,“是的,很可爱的小鸟。但是,我的王子殿下,你现在应该在训练场,而不是在这儿和一个年过半百老人谈论上帝造物的美好。”

“我是应该在训练……”亚瑟眼里的光芒有些黯淡,但眉眼之间还留存着些幼稚的倔强。他以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有些落魄地耷拉着肩膀向门外走去。

“我只是……想和你分享所有我看到的、美丽的事。”

梅林觉得心脏似乎被什么插中了一样——并不会感到疼痛——酥酥麻麻地带着一些阳光般的温暖。

“哦……”他听到自己这么说,“今天天气不错,适当的休息也不是不可以。”

够糟糕的理由。

于是亚瑟开心地蹦上椅子晃悠着腿又在梅林的房间呆了一天。

亚瑟王子今天训练了吗?

“王子殿下每天都很勤奋,大概是春天来了”训练场的士兵表示冷漠。

码个梗

想写在禁色背景下的亚梅,觉得会很棒的样子。

第一次怀着那种目的被朋友推荐推开那间咖啡馆的梅和熟客瑟,看书的时候总幻想这种情节我也是没救x

但事实上应该没几个人看过三岛的书(つД`)

『关于霍格沃兹的梅林教授的课外生活』

#我真的炒鸡喜欢梅林和HP的平行世界x

=========

1-

拉文克劳塔依旧安静地俯视着整个霍格沃兹古老且庄严的城堡,风夹着雪粉刷着城堡的外壁,湖上渐渐结满了冰。梅林紧了紧围巾对着冻红的手呵了几口热气--看吧,一年又过去了。

尽管在很早以前就做了到这里“养老”的决定,但梅林真正踏上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却是在一个下着小雪的冬天--这让他错过了那位拯救了英国魔法界的英雄。

后来让他感到幸运的是遇见麦格校长这位聪明而善良的女士,是她给了自己一个可以住得久一些的地方,住宿的房租并不算昂贵--他只需担任魔法史的教授。当然,在对他的身份保密的条件下。

广泛的知识面让他的课变的丰富多彩,或许有些时候讲些皇室宫廷里的八卦有些对不住那些永远睡着的人,但是他很享受这种能把所有的经历向他人倾诉的感觉。

只是有些问题回答的总会有些言不由衷。比如梅林都教了亚瑟王些什么?抑或者对于那时侯的龙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他觉得自己教了亚瑟什么?教他穿衣服还是自己起床?

这时候通常让他很苦恼的外貌年龄就能发挥点作用了--他可以坦荡地告诉那些孩子们:“抱歉,我真的不知道。”然后他就可以拿这些“像烦人的苍蝇一样的”事去打击一下正在努力学习“独立”的永恒之王。

在这种暖暖的气氛下梅林合上手中的《世界魔法史全览》,并寻思着要不要回霍格莫德的时候顺路给亚瑟带一点蜂蜜公爵的甜点作为奖励。

阳光渐渐从云里冒出头带来丝丝的凉意,融雪了,以后会更好吧?

2-

其实亚瑟最近并不能吃甜的东西,因为这个嘴馋的十岁儿童前不久才刚刚断掉因为咽喉肿痛而必须一天两次的魔药。

每次喝完药梅林总能看见一只皱着一整张脸的亚瑟坚定地把药碗推开,然后迅速跑到桌子边踮着脚给自己倒一大杯白开水并一口气喝完的举动。

尽管每次梅林对这种可爱的亚瑟都报以“善意的”微笑,但是国王陛下依旧对他现在这种身体严重缩水状态很不满意。或许是因为他现在有梅林的腰高的缘故,但梅林总是认为这样他胖点也可以说是可爱了。

当然,这不能告诉亚瑟。

2.5-

千年的等待换一个奇迹。听起来还蛮不错的样子,至少最后给了一个Haapy Ending。

但世上很少有十全十美的事,这个奇迹似乎在它发生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而这个意外会对亚瑟的记忆有一些影响。

就像现在电视里某个重要角色发生车祸之后奇迹生还却忘记了之前的一切的剧情一样,只是这种影响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至少在他心里他特别害怕自己有一天只能支支吾吾地对亚瑟说出他会永远失忆的事实。毕竟这个事实会让一些叫做“奇迹”亦或者是“希望”的温暖的东西噼里啪啦变成冰冷的碎片躺在地上。

然后他拿起清洁工具把这些碎片收集放进垃圾箱。他知道第二天早上八点这些东西就会被带走,最后他的生活和原来又没有什么不同。

3-

时间又一年一年的过去,算算日子离亚瑟的十二岁“生日”就只有几个月了。

而对魁地奇倾注了满腔热血的亚瑟来说,这一天也有一个特殊的含义--这意味着他将收到来自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毕竟梅林不准他在居民区做一些“会让邻居反感的事”,依他之见,他觉得邻居或许还挺喜欢他这样做的呢。)。

鉴于前几天才不小心把梅林的教学用书烧掉导致他洗了一个月的盘子,亚瑟这几天明显安分地多。

哦,相对的安分。

“亚瑟!我说过多少遍了!别对家里任何一件东西施用魔法!你再这样下去我会禁止你入学!”

“不行!教育法规定你没权利这么做!”

“是的。在你拿到你的通知书之后的确没有。”

“梅林……”

“我想你一定愿意刷盘子刷到你的通知书到来的,先生。”

“我抗议!”

“很抱歉,先生,抗议无效。又或者说你愿意去对付花园里的地精们?”

“当!然!不!”

-tbc-

【可怜的民政局姑娘表示自己是无辜的】AM/有亚瑟和莫德雷德x注意ooc避雷

#就当全世界同性婚姻都合法吧w

#真·ooc我就想自己爽爽,户口册真是一种萌萌哒的东西

#梅林和莫德雷德兄弟设定w梅林严重弟控x

(短篇未完)
☆*☆*☆*☆*☆*☆*☆*☆*☆

“最近兰斯洛特和梅林出去浪时间越来越长,而且身上经常很脏。”这是他的舍友兼他叔叔的哥哥的爷爷的侄孙的儿子的大表哥的舅舅的儿子的高汶经常在自习室和各种死党叨叨的一句话。

嗯,或许再加上“这要是在开学的时候乌瑟不扣完他的学分才怪!”

虽说卡美洛特学生守则华丽丽的写了一个装帧精美的小本子,而且还有那个苛刻至极的学分制度,但可惜再好的守则也必须有实打实的执行力。

每次一到假期教授们都洒脱的脱下工作服,并在校园插上几个长得可怕的稻草人后,欢喜的跟着校长周游世界。克罗林教授曾经表示他很欣赏地中海海滩上泳装少女们妙曼的身姿,只是这种欣赏经常让他忘了还有开学这么回事。

而面临着瓶颈考试的三年级的学生们只得放弃美好的沙滩假期,听着夏季的蝉鸣无奈的咬着笔头翻着那些“知识点都勾给你们了还不拿A就都去死吧”的新的不能再新的书。

比如高汶。

当然有些学霸自然是活的滋润,像兰斯洛特、像梅林。当他们整天不归宿舍的时候,某个羡慕嫉妒恨的学渣只能嚎叫着在新书上茫然地睁大眼睛寻找着那些或许会考的知识点。

这不公平……

其实梅林和兰斯洛特都过得不怎么好,一个郁闷着弟弟为啥就这么跟着那个金毛菜头跑了,一个无奈的陪着一个弟控每天东跑西跑的跟踪人家小情侣。不是说他不想走路,时而锻炼一下还是很好的,但是这样良心过不去啊啊啊啊啊啊!!!

传说中的FFF团都没这么尽职尽责啊!

然而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在所不惜。他只能缩紧身子努力藏在这个有点微型的自动贩卖机后面,用力扣开可乐,递给旁边咬牙切齿的梅林。

旁边蹲着缩成一团的梅林仰头喝完可乐恶狠狠地盯着亚瑟用力捏扁了自己手里的可乐罐,末了还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旁边已经干脆坐地上的兰斯洛特嘴角微微地抽搐着摸摸自己手里吓出一身冷汗的可乐表示安慰。

而正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亚瑟用力的打了个喷嚏,然后得到了对面那个八字没一撇的未来的弟弟和天上明晃晃的太阳的恶意嘲笑。

梅林弟控这件事打小就闻名整个村,经过几次“家毁人亡”的深刻教训,人们心中的习惯法都心有余悸地给自己添上几个荧光笔标注重点的大字。

而现在却有一个人“知法犯法”,公然勾引(其实只有梅林这么想)艾默斯家的幼子,其罪当诛!!!

这还不算,最让梅林崩溃的是莫德雷德和他说他要来卡梅洛特上!学!这意味着那个菜头将会和莫德雷德在一个学校!谁知道那个禽兽会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得到弟弟不会更改自己的意愿之后的梅林在那个星星洒满天空的夜晚悲伤的抱着枕头哭了一晚(虽然哭着哭着睡了过去),但第二天高兴的收拾着行李的莫德雷德问他为什么眼睛那么红的时候,为了兄长的尊严,他温柔告诉弟弟:昨晚感动的哭了。

而当那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傻小子突然醒悟地对他说:如果哥哥介意我就不去了,反正森瑞德也很好……的时候他脑子一抽,居然说了“我不介意。”虽然之后弟弟久违的抱抱让他觉得自己扶摇直上九万里,但是当时他为什么就受了弟弟的柔软攻势!!!

一时冲动的结果是亚瑟和莫德雷德的“约会”从一星期一次变成了有时间就约一次!

而这也意味着亚瑟对莫德雷德下手的机会越来越多,在三个星期的辗转反侧后,梅林决定在这两个人约会的时候实行跟踪(并且强势忽视了莱昂说的“这特么不是犯法了?”这句话)。

后来他仔细收集数据对比了一下自己和亚瑟的实力,犹豫再三又拉上了同宿舍兼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兰斯洛特(至于为什么不拉高汶你应该懂)。

其实兰斯不敢和梅林讲的是,其实他觉得他俩真的挺配的。身高比不错,就算亚瑟情商不济了那么点,但能考上卡美洛特也说明智商不错。

俩高智商高能量的人凑一堆不祸害无辜群众还是不错的。自从莫德雷德开始和亚瑟时不时的约会后,他明显发现亚瑟越来越少发脾气,就算发脾气也会偷瞄一眼莫德雷德。然后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掏出随身携带的口袋书盯着看,尽管他并记不下多少东西。

————————

【一篇文完美变成的脑洞】

#考完成绩还不错的很任性x

#这是一个很残(you)暴(bing)的梗

#题目和内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不过可能有,在结尾

——————————————

『不再见』
很久很久以前,在美丽的大海里生活着一群漂亮的生物,他们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这足以让许多陆地上的贵族疯狂。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人鱼的肉质鲜美,特别是鱼尾部的肉。几乎所有重大会议上都有几道由人鱼肉做成的佳肴,这几乎成了财富与权利的象征。

人鱼的国王不像人类的国王一样,他只有两个孩子,两个向往着蓝天之外的蓝天白云的孩子。尽管他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可怕,可怕到让他失去妻子,但他总是会安慰他们说:“等你们长大了,你们长大了就能去了。”

Arthur平常总是在皇宫里四处游荡,高兴时还会和皇宫的士兵们切磋一下。可是他们都会让着他。还记得有一次一位士兵没控制住力量不小心伤了他,这件事被传到国王那里之后,小王子再也没有看到过那名士兵。

然后国王又开始不停地说那句或许他自己都厌烦的话:“等你长大……”

☆*☆*☆*☆*☆*☆*☆*☆*☆

#内存不够我想玩个游戏我容易吗我……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跌倒了再爬起来并不是说你就不会再跌倒第二次、第三次

#所以这是个虐梗√

『论如何救活一个死亡的爱人』

上帝总是仁慈的,他总喜欢在人给人希望,让他们坚持下去,为的是让他们明白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没有人会拒绝上帝的帮助,梅林也一样,有一丝希望比完全绝望可是好的太多了。尽管那个要求有点为人所难,但他也知道奇迹不会这么轻易的降临,何况上帝还给他多次尝试的机会呢?

打定主意,他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旅行。任务的目标看起来很恐怖——让天那边的巨龙告诉他它心里最大的秘密。看起来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但为了那个不可能的誓言,他总要试试。

人类总是一种倔强的动物。

他最后在爱人的墓前放下他生前最爱的花,最后呆呆地在他墓前坐了一天,最后一边不停念叨着那个名字一边泪如雨下,最后在那里说我一定要带你回来……

是的,他以为他是最后一次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