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anus

直挺挺的咸鱼u,沉迷起点耽美大坑

脑洞连文

http://vitoriadachina.lofter.com/post/1d44cb31_9892a0d

前面部分的链接

还是有点怕接不上啊
心慌慌qwq

——————————

第二章

每一个马尔福都有自己的骄傲,至少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露出丑态,所以当德拉科听到哈利·波特的声音的时候,他松开紧抓着金发的手捂着耳朵跑出了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

红色依旧布满视野,他跌跌撞撞地在这种半盲的情况下向前走,一路走到空旷的地方他清楚的感觉到手臂、小腿和脸上神经的抽搐。或许他现在该回去向波特求助?开什么玩笑?尽管缺了这几天的课并加上变成个瞎子,但他依旧清楚的记得自己曾经是食死徒,清楚的记得自己手上还沾染着不少格兰芬多、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血。

说实话他并不明白为什么霍格沃兹那么好说话,“轻而易举”地就同意了母亲的恳求,让自己完成学业。同时他也不相信他们的承诺——回来上学,孩子。一切都没有改变,霍格沃兹永远欢迎你!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每天他都必须忍受那些像刀子一样的眼神和神出鬼没的检查者?为什么他现在只能看着教父的画像沉默着说不出一句话?为什么他那天被那群格兰芬多逼着在邓布利多教授的面前忏悔?

他无数次的想要一切照旧,在给母亲写信的时候想写进一切难过,最终却是无话可说。有一次他在魔药课上走神在白纸上用法语写下:无话可说,却被潘西认为是在给母亲写平安信。毕竟在法语中,无话可说与一切都好同义。

还真是讽刺。

————————————————

哈利愣愣地看着狼狈地逃离这里的马尔福,顺便把其他人唾骂他的话也听得一清二楚。人在恐惧的时候总会把愤怒放得更大,不过通过这件事至少他知道有个人也过得和他一样坏,听起来蛮不错的样子。

只要那个人不是马尔福。

他转头看向那些近乎疯狂的人,如果是要他做出什么解释,抱歉他也不知道。所以他只能看着麦格教授仔细检查每一个人的情况,然后看着她也皱着眉摇了摇头。

“只能等圣芒戈的医生来了……”

哈利发誓,他真的看见了斯莱特林眼睛里的死灰色。

战争过后的斯莱特林元气大伤,该死的死了;该被摄魂怪亲吻的也被送进了阿兹卡班;该被审判的结果也出来了——缓期死刑,那些“浪子回头”的坏人们也被“适当的”监控了起来。现在看着还这么热闹的斯莱特林其实所剩无几,大多是慕名从各个学校而来的交换生,当他去看望邓布利多教授的画像的时候经常能听见分院帽看着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画像叹息。

这么说起来好像没有他什么事了,除了那些疯狂的粉丝,和无处不在的记者。

霍格沃兹开始时曾承诺的一切照旧,在他看来似乎是是完美的实现了,毕竟毁灭过的东西在修复就不能要求十全十美了,不是吗?

该失去的已经离开了,活着的等待死亡。说的美好一点,活着的等一个人陪他走向死亡。可惜身边的人早已经成双成对,只留他一个人形影单只。今天好像听消息说赫敏和罗恩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或许他该去祝贺一下。

他把手插在口袋里摸着魔杖漫无目的的在霍格沃兹里瞎晃悠。尽管刚刚麦格教授才和他促膝长谈,希望他找回自己的路,并严厉得告诉他不能违反校纪,要做一个优秀模范。

这当然……不可能。

不说以前自己就那么“调皮地”整天被穆迪“追杀”,而且现在他必须带着他的那些愧疚感找到德拉科并仔细研究一下那个该死的魔咒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个同样“患病”的德姆斯特朗的交换生,科林·詹姆斯,必须要完完整整地给送回去。

评论(6)

热度(10)